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江山射姬】第一章 曆史中的曆史学家

【江山射姬】第一章 曆史中的曆史学家
万曆元年,也就是1573年,年仅十岁的明神宗朱翊钧登上皇位,成爲了全天下最有权力的儿童

  当然,少不更事的明神宗还不能爲所欲爲,毕竟头顶上有一个严格的老妈,手下面有一个天天闆着脸一心爲国的张居正,胡闹被这两人知道,结果一定就是一折谏言一顿罚跪,讨不得半点好处。

  远在京城的朱翊钧日子不太好过,同样十岁的陈肇一样不好过,陈肇现在房间裏面被自己那糊涂老爹塞了一屋子丫鬟,小的十一二岁,大的也不过十三四岁,环肥燕瘦,各有风情,陈肇尴尬的坐在床上,一个胆子大一些的丫鬟已经坐在了他身边,正一边娇笑着往他耳边吹香风,一边摸他的大腿呢。

  陈肇心裏已经把他老爹骂了一万遍啊一万遍,老子今年才十岁啊,这麽早就来如此刺激的大乱交,一般的小孩子还不给吓得一辈子阳痿?

  陈肇,字户丰,出生在浙江杭州府仁和县的一个地主家庭裏面,陈肇的祖上是朱元璋起义军中的一后勤总长,说白了就是厨师头子,朱元璋当年攻下南京的时候,陈肇的祖宗没有随军北上,而是领了分下来的田地,去杭州府当地主去了,这位陈家祖宗跟了个明主,欢天喜地的享受了十几年的潇洒人生,临死的时候才想起来还没给的后代求个辈分。

  说来也巧,地主陈家到了陈肇这裏,已经是八代单传,每一代要麽是先出生五六个,甚至七八个女孩儿,然后才有那麽一个男孩儿,要麽生下来男孩儿早早夭折,总之这二百年下来,不论每代的陈家主人再怎麽努力耕耘,一大家子就这麽一个继承人。

  陈肇出生的时候,他智商稍微有些欠费的老爹陈八女可高兴坏了,跑到老远之外的杭州府找了一个小有名气的佛寺求了个名字,大和尚一听,哦,你是想要家族香火旺盛,而且还没辈分限制,那就叫陈户丰吧。

  陈八女大字不识一个,让大和尚把名字写在了宣纸上揣进兜裏就兴沖沖往家赶,拿回去让自己老爹,也就是陈肇的爷爷看,陈肇的爷爷是认字的。

  陈八女一路赶回来,正巧敢上江南雷雨天,又没有带伞,那写这名字的宣纸给淋了个通透,回来之后上面的字迹已经很难辨认,陈肇的爷爷暴打了陈八女一顿之后,摸着胡子盯着那张宣纸瞅了好半天,把户丰两个字看成了一个肇字,所以陈肇就叫陈肇了。

  后来陈肇的爷爷临死的时候,才想起来,莫不是那张纸上写的是陈户丰?老爷子心想我可不能耽误了陈家的香火啊,于是陈肇的字就成了户丰。

  介绍完了咱们男主角的身世,他的难题还没解决呢,现在他已经被身边的一个小侍女温柔的按倒在了床上,脚丫子一凉,想必是被脱了鞋子,陈肇满脸通红,擡头一看,不巧就看见了自己老爹正猥琐淫笑着蹲在窗户外面偷看自己,好像再看自己未来的孙子,陈肇大喊一声,推开几乎要挤在自己身上的侍女们,光着脚丫子就跑了出去。

  “孽子!你上哪裏去!”陈八女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大声喊道。

  “爹,我年纪还小!”陈肇一边喊,一边往院子裏面跑。

  “你小个屁!老子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纳了两房了!”陈八女赶紧追了上去,父子两人全无形象的在院子之中上演起了追逐戏,陈肇的一衆侍女纷纷从房间裏面探出头来,陈家大院裏面顿时热闹非常。

  其实也不怪陈肇的老爹着急让陈肇传续香火,毕竟陈家代代都非常惊险,要是不早早开始造人活动,说不定那一代陈家连那一个独苗都没有了。

  很多读者就问了,十岁,也应该懂一点男女之事了,情窦初开,对女人是有兴趣的,而且又有女人引导着,陈肇如果不是个同性恋应该乐得沈迷在女人的温柔乡裏面,爲什麽会如此抵触啊?

  其实陈肇的灵魂早已经死去了,他体内的这个灵魂,是现代人灵魂穿越过来的。

  本作者就不介绍现代社会中的这个家伙姓何名何,是因爲什麽奇葩原因死的了,反正他就是死了,然后灵魂穿越到了陈肇身上,这个家伙在现代是个曆史学家,穿越过来之后,一看身上的衣服,再出门一看外面的景緻,顿时就知道自己居然回到了明清时期。

  穿越过来自后的陈肇用了几天的时间适应环境,毕竟有着曆史学家的智商,没有让那个便宜老爹看出来破绽,适应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很快也搞清楚了现在的朝代是明代,正是繁荣的时候,自己的家庭背景非常不错,在这种富庶的江南地区守着大片的田地,在地主阶级裏面都算是上等的,陈家每代的家主都不是节俭持家的人,本就是暴发户,花钱大手大脚不说,还有很多不必要的开支,但是陈家每代都有好几个女儿嫁到官宦家庭中去,跟周围的一些小官小吏沾亲带故,因此在仁和县就算是一些官吏也乐得给陈家一些面子。

  陈肇他本人也是被娇生惯养长大的,每天母亲、二姨娘、三姨娘、四姨娘(关于明代地主纳妾详情请看注释1)等等围着团团转,陈家本来就阴盛阳衰,加上好几个侍女,各种女性长辈,陈肇穿越过来之后感觉自己是掉进了女人窝裏。

  陈肇是个现代人,他有着成人的思维,但是身体却是十岁孩子的身体,陈肇很清楚,如果他现在就开始无节制的享用美色,那麽未来的他会衰弱的很快,性能力甚至都不一定能发育完全,所以现在的他才百般拒绝自己老爸的“好意”。

  从家裏面跑出来,然后奋力摆脱了那极品老爸之后,陈肇躺在了一个水车旁边,看着即将入夜的天空,听着水车隆隆的响声,思绪飘到了很远之外。

  要说陈肇是什麽心情,其实是很难形容的。死而複生,而且穿越到了古代的一个大地主家庭中,老爹把自己当手中宝,六个姨娘把自己当心头肉,吃喝女人不动産全都不愁,这不就是陈肇死前的物质追求麽?

  但是陈肇就是开心不起来。

  身爲一个曆史学家,陈肇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些什麽,现在是万曆元年,明神宗刚刚上位,还是他生母李太后在主持政事,用不了多久张居正就会一展拳脚,开始整顿全国上下,意图彻底改善明朝的体质,解决国内上下存留的大量矛盾,然而张居正根本想不到,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即便他再怎麽努力,也仅仅只能给早已满是暗伤的大明国续上一口气,曆史的车轮滚滚而去,就在万曆年间,中华仅仅在世界的巅峰停留了一小段时间,马上就开始以惊人的速度落后西方国家,然后经曆一段屈辱的曆史。

  陈肇对于年份实在是太敏感不过了,它能够毫不费力的把全世界各地的年曆跟公元年曆来进行转换,对于曆史的走向眼睛一闭能成套的背诵,明神宗在位四十八年,之后明朝就陷入了各地农名起义的阶段,那个时候的陈肇已经五十八岁,到了1664年李自成攻入京城,那个时候陈肇如果还活着,也应该是九十一岁的高龄了。

  可以说陈肇将会生活在一个比较安逸的年代,即便自己比较长寿,也只会在最晚年的时候碰上兵荒马乱。

  可是陈肇真的应该就这样肉池酒林,花天酒地的过一辈子吗?其实这就是陈肇的心结所在了。

  陈肇上高中时候的曆史老师是个愤青,愤青不可怕,可怕的是愤青有文化,这位曆史老师讲中国近代那段备受外国侵略的曆史的时候,讲的那叫一个慷慨激昂,单纯的慷慨激昂还唤不起高中生的兴趣,他还能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史实故事讲的一个比一个精彩,陈肇上学时最期待的课程就是曆史课。

  近代史学完,陈肇以及班裏的一大帮同学基本上全都被曆史老师同化,一谈起近现代史各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早生一百年,投身于伟大的时代变革浪潮之中,爲中华崛起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陈肇高中毕业后毅然选择了曆史学专业,把高中曆史老师嘴中长长挂着的那句“以史爲鑒可知兴替”化爲实际行动,去寻找曆史中的康庄大道去了。

  穿越过来之后,兴奋的陈肇本觉得自己是个未蔔先知的穿越者,那还不引导着当下的大明走上世界巅峰?然而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陈肇悲观的发现自己什麽也做不了。

  考官?行不通。

  明代的官场陈肇心裏可是清楚的很,海瑞这种刚正不阿的清官连张居正这种内阁首府都不敢乱用,反而更愿意用一些更能适应潜规则,会爲人处世的贪官,单从这一点,陈肇就知道自己凭借一个地主儿子的身份,若没点真才实学,想当官那是难上加难,就算有真才实学,进入明朝这个官场之后也难有一番大作爲。

  从商?或许可以富甲一方,但是难成大事。

  明代已经有了三教九流的说法,九流从尊至卑是帝王、文士、官吏、医蔔、僧道、士兵、农民、工匠、商贾,商人在明朝的地位之低可见一斑,连农民工匠见了商人都觉得很有优越感。

  起义?可拉倒吧。

  在明代万曆年间揭竿而起的农民头子死法一个比一个惨,现在的明朝可是有火铳队的,大炮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比西方还多,大刀片子加红缨枪怎麽打得过大明的辽甯铁骑、神机营?

  看清楚局势之后,陈肇只能仰天长歎,自己这个穿越者恐怕是要丢广大穿越者的脸了,不过自己现在才十岁,说不定以后就有什麽机遇,封王拜相或许也未可知?

  陈肇正满脑子想着有的没的,突然听见水车磨坊裏面有一些不太自然的动静,这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陈肇心裏有些毛毛的,不过作爲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胆子也算是长肥了点,他轻手轻脚的靠近水车磨坊,往裏面一看,瞬间瞪大了眼睛。

  “死样,我还没叫呢,怎麽你先。。。”

  磨坊上面链接着水车的轴承已经被取了下来,一个身材丰满的妇人趴在磨盘上撅着屁股,她身后是一个浑身赤裸的精壮汉子,一手撩起妇人的粗布裙子,一手扶着妇人白嫩的臀部,粗壮的阴茎正在妇人的肉穴中进进出出,汉子胯间的阴毛很是旺盛,黑色的阴毛跟妇人的白嫩屁股形成了鲜明的色差,很是晃人眼睛。

  “那也只能怪你裏面。。。太舒服了。。。”那汉子眯着眼睛一边震动着腰部一边说道,“把上面漏出来。”

  妇人白了他一眼,说让他小心一点别给我捏出红印子,然后听话的拉开上身的衣衫,一对白嫩的乳房顿时雀跃而出,跟着她身体震动的节奏摆动起来,汉子目光瞬间被吸引过去,他迫不及待的伸手抓了一个奶子玩弄了起来,大小适中的乳房在他黝黑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双乳的乳头也很快勃起了,红润润的似乎能挤出奶来,妇人一边感受着阴道裏面坚挺的抽插,一边享受着汉子手掌的玩弄,两人忘我的相互索取起来。

  “哇!这个妇人不是李佃户的老婆麽,居然跟东边的庄佃户勾搭在一起了。。。”陈肇心想我在现代长这麽大,根本就没有偷窥别人做爱偷情的机会,现代人出轨,那恨不得藏到银行的保险柜裏面去,除非自己作死拍下视频留念,否则是很难被人发现的,哪像是古代时候,情男欲女干柴烈火,直接就在水车磨坊裏面扒了开干,真是刺激啊。

  这两个出来偷腥的,都是陈家手下的农民,经常跟陈家的人打交道,陈肇跟他们都有过一面之缘。

  明代的农民阶级,也就是地主的佃户其实地位并不低,明代法律明确规定地主不能以身份欺压手下的农民,也不能拖欠钱粮,更不能强行征召他们服役或者务农,否则是要六十大闆伺候的,所以说这些佃户跟地主在本质上来说是雇佣关系(详见注释2)。

  在这种富庶的江南地区,佃户的生活更加有保障,农民追求的无非就是吃饱穿暖。所谓饱暖生淫欲,明朝时期的人们性观念还是比较开放的,没有清朝那种性压迫和性管制,出现这一光景陈肇并不觉得奇怪。

  “喂,陈肇!”

  陈肇看的正爽,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个魂不附体,差点就没一嗓子叫了出来。

  “别叫,继续看。”那声音似远似近,好像就在自己耳边,但是又摸不清方位,音调很平缓,分不清是男声还是女声,言语之间也听不太出感情,陈肇更加慌了,他赶紧回过头来,身后什麽都没有。

  “哎呀,我说了让你不要回头看了,我存在于你的意识之海裏面,你是看不到我的。”

  陈肇好歹是个穿越者,面对这种超自然情况还算是有一些免疫力,如果陈肇是原来的那个地主家大公子,怕不是要被吓死。

  “你是谁?”陈肇低声问道,磨坊裏面的那对男女正激情着呢,男的脸红脖子粗,气喘如牛,显然已经到了射精的界限,女的双手紧紧抓着磨盘角,两条白嫩大腿止不住的抖动着,两人如癡如醉,用迷离的眼光互相盯着对方的脸颊,好像是要把对方高潮的样子永远印在脑海裏面,肉体疯狂的撞击着,享受着肉体交合的极乐之感,根本就没注意到外面陈肇的声音。

  “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陈肇脑海中的声音说道,“你先别忙问了,反正现在也问不清楚,先把戏看完!”

  陈肇心跳依然很快,他咽了口口水,略微有些僵硬的转过头来,刚好看到了男人猛地往前一拱,女人尖叫一声,男人胯部狠狠顶在了女人的屁股上,两人保持动作十几秒之后,双双脱力靠在了磨盘上,壮实的庄佃户把满是淫汁的粗壮阴茎从肉穴裏面拔了出来,妇人通红的阴道口立刻流出了白色的混合液体,浓浓的精液跟妇人高潮而出的阴精混在一起,画面很是淫蕩,妇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手拨弄着阴蒂下面的阴唇,让阴道裏面的淫液更多的流出来,庄佃户看着妇人慢慢清理自己下体的样子,阴茎又一次不自主的勃起了。

  然而陈肇对眼前的一切早已经失去兴趣,他脑子正在飞速的运转,那个在奇怪的声音真的在我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那这个东西又是什麽?就算是纳米机器人也无法入侵人类的思维,还是说它是古代传说中的那些神祇鬼怪?

  “唉,说了让你好好看,你这不是什麽也没看进去麽。算了算了,离开这裏吧,我跟你具体介绍一下自己。”

  陈肇心想我正想走呢,如果你真能在我脑袋裏面说话,那麽我不论走到什麽地方都能听到这家伙说话才对。

  水车磨坊裏面的那对男女显然还没有干够,陈肇趁着他们还在兴头上,偷偷离开了水车磨坊,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立刻就小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裏面,那个似远似近,大小永远一緻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开门见山吧,我的名字是山水先生,代号应召女郎第一代。。别笑!名字是我自己取得,代号我那个恶趣味的半神给我起的,至于我具体是什麽。。。你看过无限流小说没?”

  陈肇先是差点被这个自称应召女郎一号的代号逗笑,然后一听到无限流小说,他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说道:“啊。。我看过,就是在平行世界裏面穿越,打开基因锁,然后在主神空间裏面兑换能力、道具,不断强化自己,最后还能拥有超越神的力量。。。”

  “你还是蛮懂的嘛,既然知道那就好办了,简单来说,我就是仿制版主神。”山水先生的声音依旧没有音调上的改变,但是明显能听出些许的骄傲情绪。

  “什。。。。什麽!?也就是说,我的穿越是来这个时代完成剧情任务的,然后用剧情点在你这裏兑换能力?剧情什麽时候开始?万曆元年,也就是1573年,没什麽会影响到江浙地区曆史大事件发生啊,明神宗可是在位了47年,虽然有几次农民起义,但是也不会影响到我这裏啊。。。”陈肇将信将疑,一股脑儿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听我说完啊!我刚才说过了,我是主神的仿制版,并没有能力带你穿越时空,去别的平行世界,这裏也没有什麽剧情点的设计。”

  “哦。。虽然没剧情点,但是你总得能给我兑换东西吧?你能兑换能力麽?比如说御剑飞行,绝世武功。。。”陈肇留着口水问道。

  “额。。。你说的这些,并不能。”

  “啊?那你还叫什麽主神啊,连这些东西都不能兑换,我要你何用?”陈肇本来激动无比的情绪一下子被浇灭了。

  “我能兑换给你东西,只能是你穿越前那个时代有的东西,魔幻、超时代科技、具有神力的道具理论上可以兑换,但是我自己也还没有把这些东西参悟透彻,所以没办法兑换给你。”

  陈肇一听,心想就光现代的东西,那拿到古代可也是了不得啊,立刻笑眯眯的说道:“你说能兑换就能兑换咯?给我展示一下你的能力,否则我才不会信你。”

  出乎陈肇意料的是,水木先生没有任何推脱,直接自信的说道:“没问题,你伸出手来,看好了。”

  陈肇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手掌心,会是一把枪?还是一张明朝时期的详细地图?或者干脆给我来一台手机。。。

  忽然之间,陈肇手上一凉,他赶紧从幻想中清醒过来,仔细一看,一枚回形别针躺在了他的手心上。

  “你妹啊!这是什麽垃圾东西啊!”陈肇大喊坑爹,对山水先生给他的东西极其不满。

  “你不是要我给你现代的东西麽,你看这个回形针,在明代绝对不可能有这种东西啊,首先没这个不鏽钢工艺,二来也没有锻造技术,三来也不能完成回形针针尖打磨,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现代轻工业産品!”

  陈肇张了张嘴,继续辩解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别人家的主神,开局多少要给主角一把枪吧,没有枪来一个瑞士军刀也成啊,你这个算什麽嘛!难不成让我用这个回形针防身?”

  “哎呀,我也想给你厉害实用的东西啊,但是你一直不积攒能量,你说的枪械我这裏确实有,但是没有能量我也无能爲力啊,你现在积攒的能量就值这麽一个回形针,所以我只能给你这个。”

  面对山水先生理直气壮的一番解释,陈肇也没办法继续讹诈东西了,他追问道:“能量是什麽?我应该怎麽攒能量?”

  山水先生说道:“哎呀哎呀,绕了半天终于绕到了主题上了,我这裏能够接受的能量,叫做性爱能量,是要通过性沖动和荷尔蒙分泌得来的!”

  陈肇惊呆了。

  时间来到三天之后。

  自从陈肇那天从家裏面跑出来之后,陈八女很是沮丧了一番,当晚儿子回来,陈八女也没有再一次强迫陈肇继续行房事。陈八女对于陈家香火的延续看得很重,因此自己这个独子的性发育一直密切关注,陈肇九岁让丫鬟给他洗澡的时候就被发现胯下的小鸟儿已经有了勃起反应,陈八女很是兴奋,打定主意一年之后就给陈肇找个门当户对的老婆,找不到门当户对的也先找侍女给他性啓蒙了再说,想不到儿子居然如此抗拒。

  正当陈八女坐在陈家大院的躺椅上想着怎麽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陈肇在院门口往裏面探了一下头,然后走到了自己老爹身边。

  “爹,给我找两个听话的侍女当我贴身丫鬟吧。”陈肇说道。

  陈八女脸上盖着个蒲扇,坐在摇椅上晃来晃去,一听是儿子在要东西,便随口说道:“没问题,你想要啥就去找马管家。。。”

  陈八女还没说完,猛地一下子从座椅上坐起来,面色激动的说道:“儿子!你说你要什麽?”

  陈肇老脸一红,问自己老爹要女人,他身爲一个现代人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感觉,他咳嗽了一下说道:“我要两个贴身侍女。”

  陈八女“啪”的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高兴的说道:“嗨呀!儿子呀你终于开窍啦,想要女人还不简单,咱家小花小翠小玉十多个侍女,你随便挑随便选,都是大屁股好生养的。。。”

  陈肇赶紧打断老爹的话说道:“别慌别慌!爹你听我说完,我要这两个侍女是有条件的。。”

  陈八女一愣,问道:“啥条件啊?”

  陈肇举起三根手指头说道:“一,我要她们只听我的话,我怎麽对待她们是我的事情;二,一旦她们跟了我,爹你就不能再要回去了;三,禁止偷窥。”

  陈八女一听这三个条件,立马喜笑顔开的说道:“嗨!我还以爲是什麽条件,这简单,给你了自然就是你的,你自己去选吧,你爹我是什麽人啊,怎麽能干得出来偷窥这种事情呢?去吧去吧!”

  陈肇翻了个白眼,也不跟这个极品老爸多废话了,喊了家裏面的马管家就往陈家大院的偏院走。

  陈八女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儿子走出了主院门口,突然想起来自己儿子的一番表现,心裏面感觉有些怪怪的。

  陈八女奇怪的感觉其实是原因是这样的,一般的小孩子说话是没什麽逻辑性的,陈肇小时候也一样,就知道瞎玩乱喊,怎麽高兴怎麽来,而最近这一段时间儿子说的话都很有条理性,刚才跟自己讲条件还分了三条,最重要的放前面,不太重要的放后面,逻辑性十分充足,因此陈八女听起来感觉很舒服。

  陈八女是个土财主,想了半天也想不通儿子到底哪裏不对,他摇了两下蒲扇,笑着心想应该是儿子长大了吧。

  陈家的建筑结构在万曆年间已经属于老式结构了,三进三院式结构,说白了就是三个大院子并排建设,中间的主院,左右两边是偏院,主院自然是给陈家老爷、夫人和陈肇以及陈肇的一大帮妹妹姐姐住的地方,明代以左爲尊,主院左手边的偏院是陈家老爷也就是陈八女的一帮妾室住的地方,右手偏院是佣人管家之类的住的地方,当然这种居住规则并不是家家户户都这样严格划分的,有的大家族还供奉着院卫,有的家族管家跟家族很亲近,也都住在主院裏面,这些都说不太清楚。

  陈肇要去选自己的小妾,自然是往右边的院子走,这个偏院住的全都是下人,生活气息反而是最浓的,院子裏面有晾着的干果和衣服,角落裏面摆放着的瓶瓶罐罐,窗户上面贴着的窗花儿,毕竟这个大院裏面住的人太多,侍女丫鬟就有将近二十个,其中八个是照顾陈夫人和几位姨太太的,剩下的全都任陈肇挑选。

  陈家的马管家低着头跟在陈肇后面,陈肇一进院门,马管家立刻喊道:“小少爷来选贴身丫鬟啦!”

  这一嗓子喊出去,院子裏面立刻就炸开了锅,十几个姑娘全都停下手中的活儿,争相跑到了陈肇的面前,个个儿都希望自己能入得了小少爷的法眼,还有的侍女比较有心,回房间照了镜子整理了一番才出来,也加入了争宠大军,马管家赶紧往前一站,说别挤!都给小少爷站成一排,排整齐了。

  于是这些少女们又开始争抢最中间的位置,忙了好一会儿才排完。

  中间站了一排对着自己玩命抛媚眼的妹子,院子四周的马夫呀,账簿呀,家丁呀这些老少爷们儿全都笑眯眯的搬着小马扎坐在房间门口看起了戏,陈肇那叫一个尴尬呀,对着这帮佣人呵斥了半天,也没人怕他,毕竟这种事情大家心裏面都懂,知道这种时候调侃一下小少爷也不会真的被责罚。

  陈肇平複了一下心情,开始瞪着眼睛看这一排侍女,年纪确实都挺小的,最大的也不过二十来岁,放在现代来说都是相当年轻的,陈肇看了一圈,突然眼前一亮,排在队伍最右侧角上的那个小侍女跟其他侍女有点不同,面前的这些侍女陈肇的眼神一移过去,她们都很风骚的回抛一个媚眼,尽全力的在展示自己的女性魅力,而角落裏的那个小侍女则害羞内敛多了,陈肇眼神一扫过去,小侍女就面色通红的低下头来,又不敢低的太多,那种欲拒还休的样子把陈肇年近四十岁的灵魂看的一阵颤抖,陈肇走上前去,轻声问道:“你叫什麽名字?”

  小侍女的脸长得很是精緻,薄唇大眼,秀气的眉毛,脸上虽然有些营养不良的菜色,但是这种由内而外的可爱气质和自然美很是吸引陈肇的目光,她双手绞着衣角,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準备才憋出来一句话:“奴婢小名叫芊芊。”

  声音像是糯米一般柔软,给人一种甜美的感觉,陈肇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全名呢?”

  小侍女回道:“回少爷,我不知道。”

  陈肇又点了点头,心想肯定是哪家穷苦人家一生下来这个女儿就给抛弃了,被人收养之后,才这个年纪又被卖到陈家来,想必童年是吃过不少苦头的,身世可真够可怜的。

  陈肇正神情略显呆滞的想着事情,名叫芊芊的小侍女却红着脸不知道该怎麽办,芊芊心裏面纠结啊,少爷怎麽站在自己面前不动了?这是选中了自己还是没选中呀?难不成是我说错了什麽话,惹少爷不高兴了?而且陈肇站的有些近,虽然他还是个十岁孩子的体型,但是怎麽说他也是个男人,这让芊芊更加无所适从。

  等陈肇回过神来,才发现面前的小侍女已经紧张的快晕过去了,陈肇赶紧问道:“你愿意跟着我吗?”

  小侍女楞了一下,然后赶紧跪下来说道:“奴婢是少爷的,少爷让奴婢跟着少爷,奴婢就愿意跟着。”

  陈肇心裏面微微一酸,面前的小侍女一下子触动了他内心柔弱的地方,陈肇赶紧想伸手扶她起来,突然又想起来现在可是古代,男女授受不亲的想法在身份卑贱的年轻女子之中可是根深蒂固的,这大庭广衆之下伸手一扶,可就坏了人家的清白名声,陈肇赶紧说道:“你快起来,去马管家旁边等着我。”

  芊芊一阵耳晕目眩,她怎麽也想象不到,自己真的就被选中了,要知道,向她这种侍女未来的日子是很不好过的,多半的侍女在年龄大了以后就会被更加年轻的侍女取代,然后被地主家嫁给手底下的光棍佃户,如果这个佃户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还好说,万一是个性情恶劣的,那可就一辈子万劫不複了,但是一旦成爲了陈肇的贴身侍女,那地位跟现在是天差地远,不用干髒活儿累活儿不说,跟少爷同吃同住,衣着也会光鲜一些,最重要的万一给少爷添了个儿子,就直接晋升成妾,就成了被人伺候的了。

  陈肇微笑着看了芊芊红润的脸蛋一眼,芊芊害羞的低下头,幸福的感觉一瞬间溢满了心头,站起来轻手轻脚走到马管家身边,以前对她呼来喝去的马管家也立刻对她露出笑容以表示友好。

  陈肇敲定了芊芊,再次回到队伍前继续挑第二个,这一回来不要紧,本来都在给他抛媚眼的侍女们全都换了一副神情,各个都捏着衣角低着头,学芊芊的那种内敛温柔样子,陈肇一瞬间哭笑不得,突然之间,又一个女子进入了他的眼帘。

  这个女子并不在面前的这一排有些小心机的侍女当中,而是三姨娘的一个贴身侍女。

  三姨娘爱红,她身边的两个侍女穿的都是专门买来的红色侍女服。

  陈肇能感觉到,这位红衣侍女刚一开始也仅仅是看热闹的眼神,等看完陈肇收下芊芊的时候,她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些火热了,但是这种火热跟面前的这一排侍女的火热有些不他一样。

  面前的这一排看他,其实看到的是自己的未来,想着的是飞上枝头变凤凰,而这位红衣侍女仅仅是在看他,眼裏的也只有他。

  陈肇好歹也是个活了三十多年的现代人,对这种目光的分辨能力还是不差的,在衆人异样的目光中,他走到那位红衣侍女身边,问道:“你叫什麽名字?”

  这个时候,陈肇才清楚的看到了红衣侍女的正面,她明显已经发育成熟,相比于芊芊的清纯,红衣侍女的脸上则是魅色十足,用民间小巷中的閑言碎语来说就是长了一张勾引男人的脸。

  标準的瓜子脸,透着红的嫩薄脸皮,高鼻梁,弯弯的眼角,俊俏的无以複加,魅色再多一点就是媚俗,少一点又显得不够,就是她这种面相是正正好好,不多不少,最是吸引男人的目光。

  红衣侍女跟芊芊一样也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反映了过来,她微微屈膝低身行礼,用清脆悦耳的声音说道:“回少爷,奴婢名叫刘月儿,是三夫人的侍女。”

  刘月儿先是回答了陈肇的问题,然后很隐晦的提醒了陈肇一下,我是你三姨娘的侍女,按照正常的礼节来讲你不能选我当你的侍女。

  陈肇微微一笑,心想这个刘月儿不仅长得好看,而且心思也是属于比较缜密的。

  这时候马管家也匆匆忙忙走到陈肇身边低着头低声说道:“少爷。。。这个似乎不符合老爷的意思吧?”

  陈肇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能不能行要问过才知道,偏偏我就看上了刘月儿,总要争取一下吧?我三姨娘很宠我,问一下就算她不允许也不会生气的。”

  说罢,陈肇回过头对刘月儿说道:“你穿的红衣服真好看,你等我,我去问问三姨娘。”

  刘月儿整个人呆滞在原地,看着这个明明小自己好几岁的小男孩儿昂首走出偏院,那句“你穿的红衣服真好看”却一直萦绕在心头,而整个院子裏面的陈家仆人们,也都被陈肇成熟而又特立独行的说话做事方式震惊到了,这还是以前那个整天就知道玩玩玩的陈家少爷吗?

  (注释1:有很多人就问了,明代不是说法律严格规定了普通人不能纳妾吗?确实是这麽规定的,但是要知道这个规定后面还有一条:四十无子嗣者,可纳妾。古人有这麽一句话,不孝有三无后爲大,如果因爲妻子的原因无法生育或者生育困难,这一条法律就跟实时流行的主流思想对着干了,所以就有了后面这条增加上去的额外条件,以保证即使是农民也有条件通过纳妾繁衍后代,然后是纳妾数量的问题,在明朝纳妾数量虽然有限制,但是女性的地位依旧是很低的,法律上说的妾是法律上承认的妾室,也就是说可以带出门的,可以大声对着别人说“这是我妾室”的,关键问题是很多侍女啊,丫鬟啊之类的,跟自己的主子存在性关系,但是她们的地位实在是太低了,如果没有生育,甚至是生了个女孩儿,一样不会被承认爲妾室,她们没有申诉的权利,也没有离开这个家庭的权利,她们仅仅享有妾室的待遇,没有妾室的名头,正如那句老话所讲,法律是人制定的。所以本文中出现的这种情况是合情合理的,我在文中也提到过,陈家跟当地的官员关系很好,那就更没有人管陈家的妾室偏房是否有问题了。)

  (注释2:这裏可能会有很多人有疑问,不是说明朝土地兼并现象严重,赋税繁杂,农民生活的很不好,起义也是曆史上朝代最多的吗?怎麽你写的看起来农民过得很好不说,地位还这麽高?首先我澄清一点,明朝确实出现了土地矛盾问题,赋税却绝没有各位看官想象中的那麽高,农民受压迫严重大多是因爲明朝的官吏贪汙,中饱私囊的问题比较多,而在富庶的江浙地区,农民吃饱穿暖是不成问题的,明代农民地位问题也都是有据可查的,总不能说那个时候全中国的农民都是吃不饱穿不暖的状态吧?)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